行政裁決典型案例

發布時間:2016-12-12 來源: 行政 點擊:

篇一:具體行政行為中的典型案例(3)

具體行政行為中的典型案例(3)

案情3介紹:原告:魏某,女,65歲,農民。

原告:宗某,男,40歲,農民。

被告:某縣人民政府

原告魏某與原告宗某,系同一村寨住宅相鄰的兩戶農民。兩家關于宅基地的劃線已有多年紛爭。他們曾在當地鄉政府的主持下立過協議。今年5月,魏某翻建住宅,兩家矛盾再次激發。鄉政府多次協調不成,宗某天天上縣政府上訪。該縣政府直接出面協調,最后做出“關于魏家與宗家宅基地使用權中界線的處理決定”。《決定》的內容是:“雙方宅基地的中界線以魏家東房山后墻角外線向東量4.5寸為一點,以東房山前角外線為另一點,兩點連成一條直線向南延長到兩戶南院墻,線以東歸宗家使用;線以西歸魏家使用。”

魏某與宗某收到縣人民政府的《決定》后,均表示不服,便向當地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但當地法院在立案時,關于應以民事案件立案,還是以行政案件立案有不同意見。主張以民事案件立案的理由是:兩戶農民宅基地的糾紛屬于平等主體之間的民事,糾紛;主張以行政案件立案的理由是:兩戶農民不服并所控告的是縣政府的行政處理決定,縣政府做出處理決定屬于行政行為,而不是民事行為。

請問:你的看法是什么?

案例3點評:本案屬于民事案件還是行政案件,不是一個純訴訟的問題,它涉及到如何理解“行政裁決”的有關行政法理。

在行政法理上,行政裁決不能簡單地理解為“行政機關所作的裁決”。否則,既可能擴大了行政裁決的范圍,也可能縮小了其范圍。中國行政法學上的行政裁決,已被界定為具有下列特征的具體行政行為:

第一,裁決機關是行政機關。如果做出裁決的機關是司法機關或民間組織,就不屬行政裁決。

第二,裁決的對象是平等主體之間的民事關系,不包括行政關系。根據中國目前的法律規定,這種民事關系一般被限于森林、土地等自然資源的所有權與使用權的歸屬關系。第三,作為裁決機關的行政機關是作為第三人,而不是當事人身份出現的。就是說,行政裁決機關是民事糾紛當事人以外的第三人,而且以具有獨立身份的中間人身份出現。第四,行政機關做出裁決是一種依職權的單方行為,不以當事人的意志為左右。雖然行政裁決處理的是民事關系,但行政裁決行為本身是一種行政行為,因為它是行政主體基于行政職權強制性做出的。既然行政裁決是行政行為,那么,當事人對其不服提起訴訟的話,屬于行政訴訟而不是民事訴訟。

在本案中,魏某和宗某之間的宅基地使用權糾紛,顯然屬于平等主體之間的民事糾紛。縣人民政府對魏某和宗某之間的宅基地使用權的處理,屬于一種行政確權行為。這種權力來自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的設定。《土地管理法》第16條規定:“土地所有權和使用權爭議,由當事人協商解決;協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處理。單位之間的爭議,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處理;個人之間、個人與單位之間的爭議,由鄉級人民政府或者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處理。當事人對有關人民政府的處理決定不服的,可以自接到處理決定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內,向人民法院起訴。在土地所有權和使用權爭議解決前,任何一方不得改變土地利用現狀。”所以,該縣人民政府做出“關于魏家與宗家宅基地使用權中界線的處理決定”,屬于行政裁決行為。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有關規定,當事人對行政機關的行政裁決行為不服,可以提起行政訴訟。所以,本案應以行政案件立案是正確的。

篇二:2014全國十大勞動爭議典型案例

2014全國十大勞動爭議典型案例(年終盤點)

一、東莞最大鞋廠少繳社保 上千員工大罷工

【事件回放】4月14日,廣東東莞最大鞋廠裕元鞋廠上千員工罷工,員工們拉起紅色橫幅,上面寫著“還我社保,還我住房公積金”等字眼。東莞裕元鞋廠是廣東東莞最大的鞋廠,隸屬于臺灣寶成集團,是阿迪達斯、耐克等多個世(轉 載 于:www.eiqswl.tw 小 龍文 檔 網:行政裁決典型案例)界名牌運動鞋的最大的生產基地,為全球30多家著名品牌鞋類產品公司進行代工。這次停工維權緣于裕元鞋廠未足額為工人購買社保,按照東莞社保局的規定,工人的社保應包括工傷、養老、醫療、失業及生育保險,社保繳費率規定企業需繳納員工總收入的11%,員工個人承擔8%,而他前不久查了自己的社保繳費,發現工廠只幫他繳了他自己所繳的部分,但沒有繳納企業應該繳納的那一部分。而部分工人陸續請假去社保局查詢自己的社保繳費情況,紛紛發現裕元鞋廠繳交的社保額度不足,繳交的標準很混亂。

【點評】東莞裕元鞋廠確實存在未如實申報社保繳費的問題,對此東莞市社會保障局已向企業發出了《社會保險限期改正指令書》,責令企業進行依法整改,國家有關部門也將指導廣東依法妥善處理,切實維護勞動者合法權益。我們旗幟鮮明維護職工合法權益的同時,也要引導職工依法理性表達訴求,不要采取過激行為,還應搭建勞資協商平臺,以平等協商的方式化解糾紛。

二、沃爾瑪常德店關門 “解散”之說引爭議

【事件回放】3月5日,沃爾瑪(湖南)百貨有限公司常德水星樓分店負責人向全體員工宣布,因該店經營效益不佳,決定于3月19日關店,同時為員工提供轉崗安置和領取相關經濟補償終止勞動合同兩種安置方案。對于安置方案,沃爾瑪常德水星樓分店工會和部分員工提出質疑,認為店方未履行提前30天通知全體員工或工會的法定義務,事先也未就安置方案和員工或工會進行溝通,系違法解除勞動合同,雙方形成勞動糾紛。4月25日,沃爾瑪常德水星樓分店69名員工和分店工會分別向常德市勞動人事爭

議仲裁委員會提起勞動爭議仲裁申請,要求確認被告終止勞動合同的決定違法;判決被告支付違法終止勞動合同補償金2倍的賠償金。常德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6月25日發出的裁決書,駁回勞方全部仲裁請求。但仍有6名員工不服仲裁結果,并向法院提起訴訟。7月21日,常德武陵區法院駁回了勞方的訴訟請求。

【點評】雙方爭議的焦點之一,是店方終止勞動關系是否有法律依據。值得注意的是,沃爾瑪向政府部門提出的文件,明確申明是依據“提前解散”的法律規定閉店,向員工宣布終止勞動合同的理由也是“提前解散”。所以沃爾瑪關閉門店,并不適用《勞動合同法》第41條關于“經濟性裁員”的規定,應適用《勞動合同法》第44條關于公司“提前解散”的規定。因此無需按“經濟性裁員”規定提前一個月告知,也不能接受按工資的兩倍來支付賠償的要求。但是也有人認為,“提前解散”條款只限于獨立法人,但常德分店作為沃爾瑪的分支機構,并非獨立法人,并不適用該條款。即便沃爾瑪公司關閉常德門店的行為符合《勞動合同法》“提前解散”條款,那么,在公司解散前,還應清算并將賬目和物資封存,而沃爾瑪直接轉移資產,也有違現行法律規定。但是無論如何,該店原員工在沃爾瑪水星樓分店滯留并阻攔店方撤運貨物,是“不理智”的行為。

三、王茁訴上海家化 高管爭議成焦點

【事件回放】王茁于2004年1月1日進入上海家化,擔任副總經理一職,2012年12月18日起擔任總經理。2013年11月19日王茁與上海家化簽訂了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合同約定王茁每月工資稅前51900元。2014年3月起,王茁的月工資調整為54495元。2014年5月13日,上海家化以“總經理王茁的工作責任心不強,導致普華永道對公司出具了否定意見的審計報告,這嚴重違反公司規章制度。對于公司內部控制否定意見的審計報告受到新聞媒體負面報道,對公司造成惡劣影響,對公司形象及名譽出現重大損害”為由解除勞動合同。6月24日,王茁訴上海家化的勞動仲裁在上海市虹口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開庭審理。王茁請求恢復其與上海家化之間的勞動關系,并賠償被違法解除勞動合同期間自己的工資損失。上海市虹口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對王茁要求與上海家化恢復勞動關系的請求予以支持,并要求上海家化在裁決書生

效七日之內,向王茁支付恢復勞動關系期間的工資,共計42355.17元。上海家化已向虹口區人民法院提起勞動爭議訴訟。

【點評】此案爭議的焦點是公司高管與單位之間的勞動關系之法律適用,是適用《勞動合同法》,還是適用《公司法》對高級雇員勞動關系的特別規定?一種觀點認為,現行勞動法沒有將總經理排除在勞動關系范疇外,總經理雖然相較普通勞動者有更多的權利和資源甚至代表企業管理勞動者,但其自身并未超越公司規章制度約束,在接受公司勞動管理并由公司支付報酬的情況下,雙方也完全可以建立勞動關系。另一種觀點認為,王茁不同于普通勞動者,其代表董事會對公司進行管理,在董事會聘任申請人的基礎上,才存在勞動合同關系,這兩種關系具有一致性,因此在審理過程中,應當全面考慮王茁代表董事會管理和勞動者的雙重身份。我們靜待此案最終判決。

四、新東方烹飪限招男性 浙江就業歧視第一案宣判

【事件回放】7月8日,黃蓉通過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法院起訴新東方烹飪學校(招聘廣告上為新東方烹飪學校,注冊名為杭州市西湖區東方烹飪職業技能培訓學校)。在應聘該企業的文案這一職位時,她多次被以“限招男性”為由拒絕,對于這種不問能力只問性別的歧視行為,她選擇了向法院提起訴訟。幾經輾轉后,法院最終在8月13日決定受理本案,并于9月10日進行了公開審理。11月12日,法院判決黃蓉勝訴,認定新東方烹飪學校就業性別歧視成立,并判決新東方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2000元。對于這樣的結果,黃蓉表示不滿意,“杭州新東方烹飪對女性的性別歧視對我造成了極大影響,必須要道歉。”于是,她決定要提起上訴。

【點評】根據我國相關法律規定,勞動者享有平等就業的權利,勞動者就業不因性別等情況不同而受歧視,國家保障婦女享有與男子平等的勞動權利,用人單位招用人員,除國家規定的不適合婦女的工種或者崗位外,不得以性別為由拒絕錄用婦女或者提高對婦女的錄用條件。在本案中,杭州東方烹飪學校需招聘的崗位為文案策劃,但并未舉證證明該崗位屬于法律、法規所規定的女職工禁忌從事的工作,根據其發布的招聘

要求,女性完全可以勝任該崗位工作,其所辯稱的需招錄男性的理由與法律不符。在此情況下杭州東方烹飪學校不對黃蓉是否符合其招聘條件進行審查,而直接以她為女性、其需招錄男性為由拒絕黃蓉的應聘,其行為侵犯了她平等就業的權利,給黃蓉造成了一定的精神損害,故黃蓉要求被告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的理由充分。至于具體金額,法院根據學校在此過程中的過錯程度及給黃蓉造成的損害后果,酌情確定為2000元。至于黃蓉要求學校書面賠禮道歉的請求,法院認為法律依據不足,不予支持。

五、辭職數次遭拒絕 員工怒捅部門經理

【事件回放】2014年10月7日上午,中山市三角鎮聯興紡織印染有限公司內發生血案,該公司漂染部員工歐某拿剪刀捅死了部門經理方某,案發后歐某報警自首。據了解,案發前,歐某在一個月內曾多次向方某辭職,但都遭到對方拒絕。三角鎮人社分局證實,9月底,歐某曾向該局申請調解。根據這份9月28日簽訂的勞動爭議調解申請書,雙方爭議的事實為:2014年8月27日辭職,2014年9月27日經理不同意,不批。申請人要求:結清工資。

【點評】其實,這是一起本來完全可以避免的悲劇。用人單位解除勞動合同必須具有法定理由,而勞動者辭職是不需要說明理由的,這是《勞動法》對勞動者的傾斜性保護。如果歐某在8月27日以書面形式通知公司,到了9月27日,不管經理是否批準,雙方的勞動關系就視為解除了。《勞動合同法》第五十條規定:“用人單位應當在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時出具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的證明,并在十五日內為勞動者辦理檔案和社會保險關系轉移手續。”第八十九條規定:“用人單位違反本法規定未向勞動者出具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的書面證明,由勞動行政部門責令改正;給勞動者造成損害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所以說歐某完全可以依法維護自己的權益,而“沖動是魔鬼”,變有理為犯罪,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制裁。

六、參加相親節目被辭退 員工告華為無視法律

【事件回放】一名叫盧和平的網友,在微博上稱“本人因參加《非誠勿擾》節目(2014年6月1日五號嘉賓),被所在的華為海洋網絡有限公司認為是不安定因素,被單方面解除了勞動合同。”盧和平還在微博上說:“參加電視節目純屬個人私事,對華為這種無視《勞動法》的行為表示抗議。”華為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盧和平是今年6月份才參加《非誠勿擾》的節目錄制,這兩件事情沒有必然的聯系。主觀地將兩件事情聯系起來,純屬炒作。”但盧和平聲稱:“我手上還有充分證據,證明公司是因為我參加《非誠勿擾》才解雇我的。但因為還在和華為協商,所以不愿公布證據。”

【點評】婚姻戀愛自由是法律賦予公民的一項基本權利,企業無權以此解除勞動合同。即使公司有規定“不允許參加《非誠勿擾》此類的相親活動”,“禁止辦公室戀情”等,這些規章制度一般也不具有法律效力。實踐中有的公司規定:員工之間戀愛結婚必須有一人離開,也沒有法律依據,就算在勞動合同中約定也不行。當然公司盡管不能禁止本單位員工戀愛結婚,卻能合理限制戀愛結婚后雙方在一起工作。因為雙方在一同工作或有上下級關系,的確會對工作帶來諸多不便,對其他員工也不公平。所以單位可根據工作需要變動工作崗位,雙方為此發生爭議的,應由用人單位舉證證明其調崗具有充分的合理性。另外,單位還可規定有關同事之間戀愛結婚必須及時向公司報告,否則作違紀處理。

七、網易、“陌陌”掐架 唐巖被指違反競業限制

【事件回放】12月10日凌晨,在陌陌將要赴美上市之際,網易公司突然發布聲明稱,陌陌公司創始人、CEO唐巖在網易工作期間私創“陌陌”,違反競業限制的承諾,喪失職業操守、利用職務之便為其妻子所在公司輸送利益,并且還因個人作風問題于2007年被中國警方拘留10日。聲明稱,唐巖自2003年12月至2011年9月期間在網易工作。2011年7月,唐巖擅自在外開設陌陌公司謀取私利。唐巖在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獲取網易提供的各種信息、技術資源,私創“陌陌”,從而竊取網易公司商業利益,喪失基本職業操守。其行為違反《勞動合同》及對公司做出的在職期間競業限制的承諾,嚴重違背職業道德。

篇三:河南省焦作市中級人民法院發布八起行政案件典型案例

河南省焦作市中級人民法院發布八起行政案件典型案例

焦作市中級法院行政案件司法審查報告及典型案例新聞發布會2015年9月8日在焦作舉行。主要內容有三項,一是通報2014年度全市行政案件司法審查報告情況;二是通報8起行政訴訟典型案例;三是就法院行政審判工作與各位媒體記者交流互動。

案例一:史林波訴博愛縣民政局中止撫恤金發放行政行為違法案

【基本案情】

史林波服役期間致七級殘疾,依法享受撫恤優待。史林波因刑事犯罪,于2012年4月27日刑滿釋放后向博愛縣民政局提交了(2012)刑字第186號釋放證明書后,博愛縣民政局告知史林波中止其服刑期間的殘疾撫恤金。史林波不服提起訴訟。博愛縣民政局認為,《軍人撫恤優待條例》(2004年)第四十八條規定:“撫恤優待對象被判處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或者被通緝期間,中止其撫恤優待;被判處死刑、無期徒刑的,取消其撫恤優待資格。” 據此博愛縣民政局口頭中止史林波服刑期間的殘疾撫恤金。博愛縣法院審理后,史林波不服提出上訴,焦作市中級法院審理后認為,行政機關在行政管理、行政執法過程中,凡是涉及行政相對人人身、財產等重大權益的決定,均應當采取書面形式,以便更好的保證行政相對人行政復議、行政訴訟等權利的行使。本案中博愛縣民政局口頭決定停發史林波服刑期間的傷殘撫恤金的行為違法。

【典型意義】

法院指出了行政機關在執法過程中要符合程序正當原則。行政機關實施行政管理(除涉及國家秘密和依法受到保護的商業秘密、個人隱私外)應當公開,并聽取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陳述和申辯,嚴格遵循法定程序,依法保障行政管理相對人、利害關系人的知情權、參與權和救濟權。

案例二:李小青訴焦作新區寧郭鎮人民政府、武陟縣人民政府行政行為違法并要求賠償案

【基本案情】

2011年9月30日,原武陟縣寧郭鎮人民政府組織人員、鏟車,對李小青的養雞場實施了強制拆除。李小青不服訴至法院,要求依法確認被告強制拆除養雞場的行為違法并賠償損失。武陟縣法院和焦作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本案組織實施強拆的主體是原武陟縣寧郭鎮人民政府,該鎮政府對李小青的養雞場實施的強行拆除沒有履行法律程序。故判決確認強行拆除養雞場的行為違法并由政府賠償直接經濟損失。

【典型意義】

未經法定程序拆除當事人建筑物的行政行為違法,組織、實施該行為的行政機關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包括賠償責任。公民的合法財產受法律保護,非經法定程序并具有正當的法律和事實依據,不受任何人侵犯,行政機關也不能侵犯。本案中,行政機關拆除公民的養雞場未經法定程序,既無法律依據,也無事實依據,是非常嚴重的違法行為,應當受到法律追究。

案例三:玉溪市鵬程運輸有限公司訴焦作市交通路政管理處交通行政處罰案

【基本案情】

2012年9月4日,焦作路政處執法人員在執法檢查中,對鵬程運輸公司的貨車進行檢查,認定該車車貨總長19.45米,超出限定值1.45米。依照《公路法》49條、第50條、第76條第(五)項的規定,對鵬程運輸公司作出交通行政處罰,罰款3000元。 鵬程運輸公司不服,提起訴訟。山陽區法院認為,焦作路政處所作處罰適用法律錯誤,判決撤銷焦作路政處的交通行政處罰決定。焦作路政處提起上訴,市中院二審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被訴具體行政行為未適用有關對被處理行為或者事項定性的法律、法規及規章的具體條文,屬于適用法律錯誤。本案中,焦作路政處適用《公路法》第49條、第50條、第76條規定認定鵬程運輸公司未經許可超限行駛,對鵬程運輸公司作出交通行政處罰決定。但以上規定并沒有明確具體的車輛限載、限高、限寬、限長標準數額。法院判決撤銷焦作路政處的交通行政處罰決定,有力監督了行政機關依法行使職權。

案例四:姬長友訴沁陽市人民政府違法拆除房屋及要求賠償損失案

【基本案情】

2005年沁陽市政府著手對原歐亞商堡進行拆遷,姬長友的房屋在該拆遷范圍內。在未與姬長友達成拆遷協議的情況下,2006年1月13日,沁陽市人民政府發布限期搬遷公告,要求被拆遷人于2006年1月14日24時前自覺搬遷自己的財產,逾期未搬遷的,由有關部門采取強制措施予以拆遷。后姬長友的房屋被強制拆除。姬長友為此多次向有關部門反映,要求賠償損失。該案焦作市中級法院指定溫縣法院異地審理,法院經審理認為,沁陽市人民政府在與姬長友就歐亞商堡27號房達不成補償安置協議也未進行行政裁決的情況下將該27號房強制拆除,違反法律規定,判決沁陽市人民政府賠償姬長友人民幣278500元。雙方上訴后,市中院二審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房屋拆遷關系到人民群眾切身利益,也是社會反映的熱點問題,對房屋的公平補償應當成為人民法院監督行政機關房屋征收工作的重點,以切實保護公民的財產權。政府應該嚴格按照法律規定處理拆遷問題,有權不能任性。

案例五:趙同山訴焦作市房產管理局房屋登記行政賠償案

【基本案情】

趙同山持有山字第0530107374號房屋所有權證書。2007年3月,焦作市房產管理局為史玉霞辦理了該房轉讓登記并向史玉霞頒發了山字第0730105543號房產證。經鑒定史玉霞向焦作市房產管理局提交的房產轉讓登記申請表中賣方“趙同山”的簽名、指紋系偽造。史玉霞所持有的署名出賣人“趙同山”的合同、收條中趙同山的簽名也屬偽造。山陽區法院審理認為,焦作市房產管理局在辦理房屋登記過程中,申請人提供虛假材料辦理房屋登記,焦作市房產管理局因未盡合理審慎職責使趙同山的財產受到損害,應當根據其過錯程度及其在損害發生中所起作用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判決焦作市房產管理局賠償趙同山房屋損失68850元。房產管理局不服提起上訴,市中院二審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房屋屬人民群眾的重大財產,房屋登記機關責任重大,在登記過程中必須嚴格按照法律規定進行。對于房屋登記機關未盡到合理審慎職責,造成當事人損失的,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案例六:韓貞芳、侯楊晨訴焦作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工傷行政確認案

【基本案情】

侯小喜(韓貞芳之夫、侯楊晨之父)系青天河風景管理局的職工。侯小喜因在單位連續加班多日,于2013年9月20日凌晨1點多突然感覺身體不適,后出現了大量帶血嘔吐物,遂向單位報告了病情,并采取了用藥措施暫時穩定了病情。韓貞芳在接到單位領班班長電話后,于次日上山并于當日下午帶侯小喜回家,到村里的診所做進一步治療。9月21日凌晨2點半,侯小喜病情突然惡化,家屬立即撥打120并叫來村里醫生急救,村醫及120救護人員趕到時發現侯小喜已死亡。焦作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做出了不予認定工傷的決定,解放區法院和市中院審理后認為,侯小喜的情況符合工傷認定條件,依法應予認定,撤銷了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的決定。

【典型意義】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視同工傷。在適用這一條款的過程中,往往涉及到對突發疾病后搶救方式如何認

定的問題,把搶救方式只局限于送醫院這一種情形上,而對經過具有一定專業救護技能的合法醫療診所的救治行為不予認定不符合立法本意。。

案例七:任福旺訴溫縣公安局不履行法定職責案

【基本案情】

任福旺因與溫縣南張羌鎮南張羌村七二組發生土地權屬糾紛,2014年11月21日上午該村七二組的部分群眾到任福旺所種的麥地里鏟除麥苗,期間雙方發生有打架行為,任福旺和其家人從9時12分開始先后8次撥打“110”報警。溫縣公安局南張羌派出所接溫縣110指揮中心指令后先后于當日上午兩次到現場處警。之后,任福旺多次到溫縣公安局處控告,要求溫縣公安局不能僅對打架事件處理,對小麥被毀一事也應進行查處,但一直沒有結果。溫縣法院、市中院審理后認為,溫縣公安局的行為構成不履行法定職責,應當對鏟毀麥苗的行為進行處理。

【典型意義】

“鏟毀麥苗”行為和“毆打他人”行為都因土地糾紛而引發,是一個事件中的兩種違法行為,對“鏟毀麥苗”和“毆打他人”的相關責任人都應依法處理,公安機關應當將對這兩種違法行為的相關調查處理情況顯示于案件卷宗之中并分別予以處理。

案例八:楚春山訴武陟縣公安局不履行法定職責案

【基本案情】

2014年4月19日,楚春山將自己的豫A609B7悅達起亞越野車借給李根池使用,當李根池行駛至武陟縣圪垱店鄉泡沫制品廠處附近停泊時,被他人強行開走,楚春山得知后于當日11點42分撥打“110”報警。武陟縣公安局遂指令民警到場處理,民警到場后進行了調查,得知扣車人程建軍與車輛駕駛人李根池存在經濟糾紛時,便告知雙方協商解決糾紛或提起民事訴訟后離開現場。武陟縣法院審理認為,武陟縣公安局根據現場調查了解的情況,建議雙方協商解決或者由原告方另行提起民事訴訟,判決武陟縣公安局的行為不構成不作為。楚春山不服提起上訴,焦作中院審理認為,程建軍雖然和李根池有經濟糾紛,但其采取私力救濟方式扣押楚春山的車輛,超出了法律界定的范圍,其行為侵犯了楚春山的合法權益,同時也擾亂了社會管理秩序,撤銷一審判決,責令武陟縣公安局依法對強行扣押車輛的行為作出處理。

【典型意義】

私力救濟只能是在時間緊迫、來不及尋求公權力救濟的情況下而迫不得已采取的一種措施,當能夠尋求公權力救濟而不行使,反而使用暴力等手段,就是濫用權利,是對他人合法權益的侵害,應當為法律所禁止。公安局機關不及時制止違法行為,導致當事人合法權益不能得到及時保護,屬于不履行法定職責。

來源: http:///kx1639.html

相關熱詞搜索:裁決 典型 案例 行政 行政裁決的機關是 行政裁決是指 行政裁決附帶民事訴訟

版權所有 小龍文擋網 www.eiqswl.tw
炫舞牛牛官方下载